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仓安】 车票

乱写的,就随便看看吧

由于自己家的姐姐要回老家安胎,所以远在东京的安田章大被勒令要回大阪老家整理自己的东西,以便腾出一间房间给未出生的宝宝。

虽然安田有点不情愿,但是在爸妈的催促下,还是找了一个周末回老家整理东西。

安田以前的东西并不少,毕竟是一直生活到18岁的家,虽然18岁之后就考上东京的大学就离开家里,但是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留在大阪的老家。

收拾旧物就像是寻宝一样。

找到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写的作文,稚嫩的笔迹,有点不通顺的语句,天真的梦想,

找到国中的时候打的棒球,虽然已经很破旧,本来白色的外皮也泛着黄色,

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游戏光盘,还有一些卡牌,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面具,

通过那一件件的旧物才能够想起的旧时的回忆,这些深藏在记忆中的旧时光让安田会心一笑。

一直向前冲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来回想过去,那些看上去细碎的时光,却是非常珍贵的回忆。

以前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上学的每一天时间就像被拉长一样,但是现在回头一看,竟然已经是那么久以前的事情,时间真的不知不觉的就这样带着我们去到以前幻想的未来。

安田一直整理东西,不小心撞了一下书柜,从书柜的顶上掉下一本书,

安田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放了一本书在书柜顶上,这本书有点积尘,

是一个稍显幼稚的小说,安田还记得当时这本小说在班上的同学之间很流行,所以他也求爸妈买一本给自己,其实自己也不是很记得书的内容是什么。

安田随手翻了一下书,却发现书里面夹着一张纸,拿出来一看,是一张车票。

安田还记得这张车票,那是在上高一的时候的一场修学旅行的时候的一段奇遇。

那是的安田并不算是一个很开朗的孩子,当时是学校组织去修学旅行,但是当时的安田刚上高一还不能跟班上的同学很好的相处,也没有什么玩的特别好的朋友,所以在旅途中,安田总是一个人,

一个人上车,坐在大巴最后一排,

班上的同学对这次的修学旅行非常的兴奋,但是安田却没有什么兴奋感,反而有着隐隐的不安,究竟这次修学旅行会有怎样的际遇。

安田随着班上的同学一起去参观许多的景点,对于安田,这些景点并没有什么好看,相比起玩的非常开心,不舍得离开的同班同学,安田更希望能够快点到晚上入住的酒店,

他就能够早点吃完饭上床睡觉,快点度过今天,明天就能够回家。

到了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大巴终于停在了晚上要入住的温泉酒店,

大家都很兴奋,商量着今晚什么时候去泡温泉,除了安田,安田在如此兴奋的氛围下显得格格不入。

吃完晚饭之后,同房的男同学们都相约要去泡温泉,留下安田一个,安田也不想去跟他们一起,就一个人在酒店附近逛逛。

酒店不大,但是还是有个小花园的,因为正好是冬天,所以晚上的花园几乎没有人在。

温泉酒店在郊区,难得没有城市的灯光照射,天空非常的漂亮,能看到非常多星星,这大概是安田一天下来最开心的时刻,一直生活在城市的安田很少有机会能看到那么美丽的天空,真的是太漂亮了,以致于安田根本没有发现有人靠近,

旁边有个一个声音传来,“真漂亮啊”

这个声音吓了安田一大跳,差点摔倒,幸好旁边的人拉住自己,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那个人似乎觉得安田很搞笑,发出一阵的笑声,”这么大个人居然还会被吓到摔跤。”

可能因为周围没有人,一向胆小的安田,竟然也能反击对方,”关你什么事,而且我也没摔啊。”

“如果不是我拉着你,你就摔到地上了,连句谢谢都不会说“

“我又没有求着你拉我”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没有礼貌,别人帮助你,你应该要道谢的。”

“如果你一开始不讽刺我的话,我是会跟你说谢谢的。“

“我哪里有讽刺你?“

“你就有“

“我没有“

“算了,不想跟你说话了,我先走了。“,安田准备转身就走

“欸,别走啊,对不起啊,我刚刚不应该这样说话“,对方看到安田要走就赶紧道歉,

安田向来是一个懂礼貌的孩子,知道自己也有点理亏,所以也道歉,“我也是对不起你,明明你刚刚拉了我一把,我还跟你吵架,刚才谢谢你。“

“没事,你看今晚的星星多漂亮啊。“,对方也赶紧转移话题,就算是让刚才的事情翻篇了。

两个人在一起看了一会星空,对方提出说,隔壁镇已经下雪了,如果能在雪地上看星星的话一定很漂亮。

对于今年还没有见过雪的安田来说,真的很想看一次雪地上的星空,向来不怎么大胆的安田,却突然提出,“不如我们一起去看雪吧,现在“

“现在?“

“对啊,现在时间不算很晚,应该还有电车,而且只是隔壁镇的话,应该能够赶在老师检查房间之前回来。”

对方好像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但是很快就答应了安田的建议,一起偷跑出酒店去看雪。

两个人观察一下附近没什么人,就赶紧跑出酒店,一路向车站的方向跑去。

到达车站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气喘吁吁,难得能在大冬天运动一下,安田感觉自己非常的温暖。

两个人赶紧买了两张票,刚进站,就正好有一趟车进站,两人就赶紧坐上这趟电车。

安田第一次如此的大胆,以往的他很怕生,都不怎么愿意跟陌生人来往,更何况像现在这样跟陌生人来一场冒险。到底是为什么呢,安田想,大概因为那个人的笑容真的太好看了。

在电车上,他跟那个陌生人并没有交谈,两个人都是沉默着看着窗外,也可能是因为窗外的星空真的很美。

电车走了20多分钟,终于达到了隔壁镇,一走出电车,的确与电车上的暖气不同,冷了很多,安田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方感觉到安田对寒冷的感觉有点不适,便拉起安田的手,“我的体温比较高”

稍稍有点的身高差让安田仰起头看对方,对上的是对方那个灿烂的笑容,安田觉得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冷了。

隔壁镇果然下雪了,地上的泥土混着雪,并没有安田想得那么漂亮,抬头看星空,却发现灰蒙蒙的一片,什么都没有,想象中的雪地上的星空并没有出现。

这让安田很失望,现实总是这样,与想象中的差距永远不都是一点半点。

但是跟安田一起来的陌生人显得非常开心,一点失望的样子都没有,非常兴奋地在车站前地广场奔跑,像是从来没有见过雪的孩子一样。

镇上的积雪还是很厚的,陌生人撒开腿在雪地上奔跑,发出,“啊````````“ 的声音,

安田真的是非常担心对方会摔跤,便朝对方大喊,“会摔倒的,很危险啊,赶紧回来。”

对方听到了安田的话之后,赶紧跑回来,对安田说了一句,”ただいま。“

安田似乎被对方的情绪所感染,对这片雪地充满了好感,也开心的玩起雪来。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他们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间,最后他们堆了一个雪人,说是雪人不如说就是两个雪球堆在一起,但是安田觉得这个雪人是他见过最可爱的雪人。

两人跑回酒店的时候,正好到了睡觉时间,安田赶紧回到房间,害怕被老师抓到自己私自外出,当安田躺在被子里回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却发现,他忘记问那个陌生人叫什么名字。

临入睡前,安田想,应该是自己学校一起来修学旅行的人,明天再去找他。

等到安田第二天去询问的时候,发现原来一起住在旅馆的还有其他学校的学生,而且早上因为有其他景点,一早就退房出发了。

安田没有机会得知那天晚上一起冒险的那个人到底叫什么名字。

而那张车票就这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被安田自己夹进小说里,然后被放到书柜顶,等到多年之后才发现。

安田给这张车票拍了一张照片,还发给了大仓,

“你看,这是我跟我初恋一起去冒险的车票”

对方很快就回他了一张照片,还有一句

“真巧,我也有这么一张车票。赶紧回来,新干线车票给你买好了,说好要去泡温泉的。”


雪地梗是来自2014年11月29号的广播,B站av4955826,去听一下,甜死

晚上翻旧物的时候发现自己很多年看的言情小说,还发现里面夹着一张车票,是6年前的车票,我又把那张车票夹回去了,说不定6年后我又会再看见它。

评论
热度 ( 26 )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