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Y2】Rolling Days(18-20)

十八

藤田さん的调令果然是下来了,在3月的时候就离开节目组,这个部门的人都很震惊,毕竟藤田さん是整个部门的一个灵魂人物,每一次开会,藤田さん的意见是最重要的,藤田さん本身并不是传媒出身的,他原本是在财务省里面工作的官员,后来因为想要提高节目的专业性,电视台特意邀请他过来做主播,彼时的藤田さん已经从财务省里面辞职,在大学里面任教授一职。藤田主播可以算得上是樱井翔的恩师,当初从记者转到主播,樱井还是有点不太习惯,面对自己的企划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很混乱,而且提出的观点也不是很严谨。那时的藤田主播总会帮樱井整理资料,有时候也会教樱井一些东西,或者给樱井讲一下自己的观点,以激发樱井的思考,樱井翔说过,藤田さん就像自己在新闻世界的父亲一样。现在如此重要的人要离开樱井是有一万个不舍得但却又无能为力。以前樱井翔总是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多,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能做的事明明就只有很少。

藤田主播的调令只是说因新的工作安排将藤田主播调走,并没有说明白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所以这件事内幕的知情人只有樱井和二宫,部门其他的人虽然难过,但不知情的人只是难过,对于樱井翔而言他还有愤怒,但是即便是他再愤怒,在这件事上他能做的事真的是极少。但是他也不甘心就这样看着藤田主播走,因此他开始着手准备关于自民党内部贪腐案的资料。

樱井翔很清楚上位者是希望能够在这件事上能大事化小,尽量转移公众的注意力,因此才极力打压在贪腐案中追求真相的藤田主播,所以他决定接手这个企划。

樱井翔联系了之前同样是大学同学,后来到了一家杂志社工作的小原裕贵,小原可以说是樱井跟二宫两人共同的好友,三个人关系非常的好。

樱井知道小原的杂志社的话消息来源会比自己在电视台来的更快一点,而且获取各种消息的途径也更多一点,所以决定希望通过小原能得到更多资料。

小原也是个聪明人,从樱井约小原喝咖啡的时候,他就猜出来樱井的真实目的,所以谈话就简单多了,一入座基本上就进入正题。

小原先开的口,“想让我调查自民党的事?”

“果然跟你说话不用费什么功夫,是的,比起我这边调查,可能还是你们杂志社更有本事能查到更多东西。“

“早叫你当初跟我一样进杂志社当记者,你又不愿意。“,小原笑了笑,”不过就算你调查出什么,你真的能报道出来吗?这件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办到吧。“

樱井捏紧了手中的咖啡杯,“不知道,但是不去做我又觉得不甘心,不过我也想到后果了,真的报道了,估计新闻主播就再也当不成了。”

“这不是你最重要的工作,就这样因为一个报道牺牲掉?“

“其实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也有可能会因为不小心触及到上层者的利益而被打压,与其是这样还不如比较风光的走比较好。”

新闻媒体本身是发掘真相的工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会变成埋藏真相的推手。

 

十九

周六的深夜

樱井还在整理下周的资料,突然邮箱提示了一声,看到发信人是小原,樱井就知道,关于自民党的贪腐案资料到了,打开一看有几个图片附件,以及一个文件,以及小原附赠了一句话,“同样资料我也给二宫发了一份。”

这句话让樱井有点头痛,本来就是打算瞒着二宫偷偷地做这个企划,但是现在,恐怕很快二宫就会来兴师问罪了。

果不其然,樱井的手机响了,是二宫和也

樱井考虑了很久到底是接还是不接,最后还是接了。

二宫没有给樱井翔说话的机会,说: “你现在马上给我下来。”

虽然知道二宫会找自己算账,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这么。

樱井下了楼,看着二宫整个人靠着他的车,手里拿着一根已经燃了一半的香烟,看见樱井翔下来,就把烟塞回烟盒里,走到樱井的面前,“你到底在想什么?嫌现在事情不够多是吗?居然想做这个企划,如果小原不把资料发给我,你打算怎样,你应该知道我是不会让这个企划通过的。”

“我会递辞职信,做完企划之后。”

二宫的脸色有点发白,嘴唇颤了一下,“辞职?我居然会在你口中听到这句话,樱井翔你真的变了,以前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放弃新闻的。”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新闻。”

“是吗?我反而觉得你只是在自我满足而已,你当然可以继续这样顽固下去,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节目组,再多一次,节目要是被停掉了怎么办,你有考虑过吗?这里面有多少人的工作,不是只有你的,我真没想到你会那么不清醒。”

二宫说完便走回自己的车里,临开车前,对樱井翔说,“我不会让你的企划通过的,作为制作人的我。“

然后开车消失在夜色中,留樱井一个人站在原地。

 

二十

樱井翔还是照自己的原计划做好企划,交给二宫,而二宫也跟他自己所说的一样,将企划打回。

节目组的人都能感觉得到二宫与樱井应该是吵架了,两个人都是气压很低,一个不像平时那样笑眯眯的,另外一个更是比以往更沉默,节目组的气氛就跟这个一月的天气那样灰蒙蒙的。

樱井的企划被换成了东京计程车涨价事件,这不是樱井的企划,而是二宫的备用企划,这是第一次樱井用的不是自己的企划。但是企划却莫名有樱井的风格,浅显易懂,素材齐全,把每个年代的计程车的起步价价格都整理好,还有乘客使用出租车各年的数据,以及对比其他国家的数据,采访也是做得很好,市民以及记者亲自乘车坐了410日元的路程。这都是樱井翔一贯的取材风格。

反省会开完后,藤田主播少有的叫住樱井,说:”要不一起去喝一杯?“

樱井想在这个时间点约自己喝酒,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谈,便答应了藤田主播。

也没有去什么远的地方,就在电视台附近挑了一间居酒屋进去。

樱井帮藤田主播摆好碗筷,又递上湿毛巾,让藤田主播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樱井さん真的很体贴还有温柔。”

被大前辈夸奖的樱井有点不好意思,“没有没有。”

酒上了,两个人碰杯了一下,

藤田喝了一口酒后,缓缓地说:“熬完这2个月,总算可以不用再晚上工作了,年纪大了,晚上那么晚还在工作真的还是又点吃不消啊。”

“藤田さん想安慰我吗?”

“我说的是实话,你在怪二宫p?“

“没有,我怎么会怪他呢,这是他的工作职责。”

“是啊,我们总会有一些无能为力的事情,毕竟我们都不是万能的。我其实早就想好了,我也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了,想着说最后让自己离开得风光一点也是挺好的。但是樱井さん你不同,你作为主播的职业生涯才开始几年,就这样因为一桩新闻就被断送掉太可惜了。“

“我也曾想过很多,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就这样坐视不管,现在让步了一单,以后肯定会不断让步,新闻不应该屈服于利益。”

“樱井さん真的很热血,本来这样是很好的,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放弃,二宫p为你做了保证人,其实要从NEWS原点调走的除了我以外还有你。”

“我?”

“对,我跟你一起共事了五年,上头的人也早把你看作是跟我一派的,所以当初上头提出要调走的人除了我以外还有你,二宫p其实已经尽力了,但是保不住我,我就跟他说,至少要把你保下来,二宫p的履历很好,又是曾经在abc工作过,有这块看板电视台在业界也有面子,他们不会轻易放二宫p走,所以当时二宫p威胁上头自己要辞职,才让你继续留在节目组,不要辜负他的心意。”

樱井其实也猜得到,藤田主播被调走,自己经常被称为藤田主播的弟子怎么会没事,但是他也不敢想二宫会真的做到这个份上。

樱井送走了藤田主播之后,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评论
热度 ( 22 )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