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抱きしめたい 番外二

两个人重新在一起的消息并没有让大家惊讶,当时大仓在群里说的时候,横山就回【恭喜】,涉谷就回【早就猜到了】,村上跟丸山发了表情,锦户则留言说【要是对章ちゃん不好,我打得你满地找牙】,大概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个最后一定会在一起。

重新在一起之后没多久大仓就让安田搬去跟他一起住,安田以离上班地方太远拒绝了,然后在一个周末,还在睡梦中的安田被一阵门铃声吵醒,打开通话器发现原来是大仓,还抬着一个箱子,虽然不知道自己恋人到底要干什么,但是还是先放他进来,之后的大仓放下箱子,然后打了个电话说【可以全部拿进来了】,然后就要四五个人搬着大箱子进客厅,然后问大仓放在那里,大仓让他们随便放在地上就好,还处在一脸懵逼的安田,感觉情况不对,赶紧把大仓拉到一边,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愿意搬到我那里去,那我就搬过来啊,这样你通勤也不会辛苦,我又可以跟你一起住】

【那你的通勤时间不就增加,我这里距离你的事务所有2个小时的路程】

【你不用替我担心,我总有办法的】

安田实在是服了自家恋人的顽固,也没有办法拒绝他,只好帮忙收拾。

搬家的staff全部走了,只剩安田跟大仓两个人在收拾,大仓并没有搬来很多东西,所以收拾起来没有多辛苦,倒是大仓一直在吐槽安田,一会说【这块抹布那么脏怎么还不丢掉】

【天啊,Yasuda,你到底放了什么东西在冰箱,好臭】

【你家居然没有装净水器,你平时都是喝水道水吗?】

安田实在嫌大仓太吵了,然后突然从大仓身后抱着大仓,【大仓さん,注意用词,这里也是你家】

大仓搬去跟安田住的之后,全部人都吵着要去大仓跟安田家里喝酒,然后就定下来星期六在大仓跟安田家聚。

星期六当天,大仓还是一早起来开始准备,看着还在熟睡的安田还是不忍吵醒他,就自己先行出门买东西去了。安田醒来的时候,大仓正好在厨房忙活,问大仓说要不要帮忙,大仓就把安田指去收拾客厅。

大仓还记得当时他回来的第一次聚会,他跟安田有多尴尬,那时候真的以为他们两个要一直那么陌路下去,幸好现在一切都还好。当大仓走到客厅看安田收拾得怎么样的时候,发现安田在盯着墙上装饰的Blur乐队的签名专辑在发呆,便过去问安田怎么了。

【所以这张专辑真的是你自己去找Blur签名的?】

【嗯嗯,当时刚好他们在伦敦有演唱会,我就去看,然后结束后,他们给我签的】

【你不是不喜欢Blur吗?】

【听着就觉得喜欢了,你品味好呗】

大仓回想在那个没有安田,又在异国的日日夜夜,唯有听Blur的音乐还能感觉到跟安田还有一丝的联系。

晚上聚会,大家似乎都非常高兴,一个个都喝得烂醉,只有大仓还保留着意识,以及最近因为有演出保护嗓子不喝酒的涉谷,涉谷看着打从心底里面开心的大仓,说【就是这样傻乎乎的笑最适合你了】

【谢谢,如果不是你告诉我真相,大概我跟yasu就没机会重新在一起,真的谢谢】

【你跟yasu的事不关我的事啊,是你们两个自己的造化,我只是把事实真相说一下而已,顺便再告诉多一个秘密给你,当时你住院吃的所有饭菜都是yasu做的,我们几个才不会做饭】

【这样啊,大概以后我们家的饭干脆让yasu全做了】

【嗯嗯,我觉得还是你做的好吃,至少我来你家吃饭的时候,你做就行了】

【yasu知道会揍你的】

然后两个人相视一笑,毕竟以后已经确定好了。

大仓赢了一个大案子,然后就约安田出去外面吃饭庆祝,因为大仓还有一些事情还没有收尾,然后就让安田先到他办公室楼下等一下他。

安田在等大仓的时候,刚好有一个人走过来跟他说【你是安田先生?】

【是的,请问你是?】安田非常不解,毕竟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我是跟大仓同事务所的律师,我叫内藤大介,之前在事务所的时候见过安田先生一面】

【哦,你好,内藤先生,原来之前你在事务所见过我,可能当时没有注意到你,真的很抱歉】

【没事,你是在等大仓?】

【是的,刚好我们约了出去吃饭】

【大仓很厉害啊,今天赢了个大案子,估计很快就能当上事务所的合伙人】

【是吗?他工作上的事我不是很清楚,他也不怎么跟我说】

【听说大仓有个同性恋人,这件事是真的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大仓真的有同性恋人这件事传了出去的,大仓的业务估计就会大量减少,毕竟客人怎么能相信一个这样的律师】

【我不是很懂为什么内藤先生要这么说,且不说你为什么要跟我这么一个陌生人打听大仓的事情,打官司要的是有能力而且有责任心的律师,这个跟私生活没有关系吧,更何况我不认为性向这个问题有什么需要避忌的,毕竟性向不同也没有触犯法律,而且也不是人的品德有问题,倒是一个工作不努力认真,而想要依靠这种歪门邪道来挤兑对手的律师让人更加不能信任。】

内藤的脸色不太好看,大概是被安田说到了痛处,【客人更在乎一个律师的名誉,如果一个名誉不好的律师给自己打官司,大概连陪审团都会印象不好】

【我想客人可能会更在乎一个律师的品德吧,像这种很明显就是会在背后捅刀的人,哪个客户敢请】刚刚好下楼的大仓,正好出来接话

大仓知道内藤早就对自己有意见,只是没想到还敢当着安田的面在那里说三道四,

【说真的我不在乎,哪怕是我一个客人也没有,我也绝对不会放开我男朋友的手】,大仓紧紧的牵着安田的手,

【顺便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男朋友,估计你们之前已经打过照面,我们还是事,先走了。】说完就拉着安田走了。

一边走在路上,大仓还一边跟安田说,【你不要去管内藤说什么,他说那些都是假的,我的客户有些是知道我的性向的,还是找我工作,不用担心,总之,不准跟我分手】

【我什么都还没有说,你怎么就知道我要跟你分手】,安田笑着看着大仓,

大仓停下来,很认真的对安田说【因为你有前科】

安田立刻不服气捶了一下大仓,【我又不是你审的犯人】

【你的确不是犯人,你比犯人还难对付而已】

【那你自己去吃饭吧,我不去了】安田甩开大仓的手,然后转身往大仓的身后走,

大仓立刻追上去,以为安田真生气了,立刻道歉,【对不起,不要生气】

结果却发现安田在偷笑,【骗你的,快点走吧,预约好的餐厅要迟到了】

过了几天,刚回家的安田突然发现家里的桌子上有一些关于英国工作签证的资料,刚好大仓聊完电话,从阳台进来,【资料你看到了?】

【这是什么?】

【英国的工作签证,虽然觉得你的确不会再担心性向这个问题,但是还是希望我们能生活在一个宽松的环境里面,所以我们一起去英国吧。】

【工作怎么办?我们总要生活的】

【放心,我的前任老板一直希望我回去,而且我之前把你的设计的作品寄个一个我以前的客户,是开建筑事务所的,看完你的作品之后,刚刚打电话给我,希望你能过去工作】

【你不是很讨厌英国吗,又说饭不好吃,天气也不好】

【有你在,哪里我都不讨厌】

安田大概没有能够拒绝的理由,他也知道,大仓应该是考虑了很久才这样决定的,离开生活多年的地方,去开展新的生活,也未尝不是好事。

关于去英国的事情,在群里一说,大家都炸开了锅,大家都对大仓安田离开的不解,但是当大仓跟大家都解释清楚,大家也能够理解了,虽然见面会有些难,但是大家都会一直保持联系,再说了又不是真的不能够再见,也没有什么好伤心的。

准备了几个月后的大仓跟安田正式飞往英国开始新的生活。

再过了几个月后,突然7人群里从大仓那里传来一张照片,是大仓跟安田带着对戒比yeah的照片,然后大仓说【求婚成功】

涉谷跟丸山还有横山跟村上都发来了【恭喜】,只有锦户默默退群了,

后来大家哄了很久,锦户才重新进群,进群的唯一条件是【不要再给我发狗粮了!】

 

 


评论 ( 2 )
热度 ( 29 )
  1. 大仓家的二宫夫人最喜欢okura的金发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甜!!!!!!感谢!!!!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