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抱きしめたい 番外一

与大仓分手大概是安田做过最难的决定,但是不可以不放手,如果自己成为他的绊脚石,或者是他痛苦的来源,那还好意思站在他的身边吗?
大仓上飞机的那天,安田有在机场,看着大仓走进海关,就好像有什么撕开了一半的感觉,安田知道从此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与大仓的认识就像一场梦一样,刚进大学的安田,除了学自己最爱的建筑以外,还有一个特别大的兴趣爱好就是音乐,所以决定进入大学的音乐社。
刚进音乐社,安田天真的以为就可以参加排练,玩自己喜欢的音乐,原来刚进社团的新人还没有资格参加排练,只能做后勤,在新人中有一个特别显眼的人,那个人大概不知道自己是长得有多好看,对谁都是一副阳光明媚的样子,特别吸引人,连安田也不经意的靠近他。不知道上天是不是知道安田的心声,在社团里面的工作活动,安田总是能安排到跟他一起,那个家伙的性格跟安田想象中意外有些出入,本来以为是那种老好人,但其实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不喜欢就说不喜欢,不要就不要,难怪是念法律的,有自己的坚持也有自己的任性。这样真实的他反而更吸引安田。
本来安田不打算表白,打算将自己的心意就这样隐藏起来,毕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直男,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喜欢自己,能不能接受自己,不能的话,如果说出来,那岂不是把自己推进了深渊。但是他们似乎真的是注定在一起,在一次社团的聚会中,大仓喝醉了,一直抓着安田的手,问他喜不喜欢男的,安田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了,但是看上去大仓并没有表达出任何厌恶的意思,还继续问安田,觉得男生跟男生在一起会不会觉得恶心,安田非常真诚的说【不会】听到这个回答,大仓似乎很安心【太好了,我也不会。】然后大仓就睡过去了。
虽然酒醒了的大仓说自己完全不记得酒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但是已经给了安田莫大的勇气,去跟大仓告白,庆幸的是,结果是好的。
跟大仓在一起的安田很幸福,大仓就像一个开心果一样,总能带给他快乐和幸福感。但是安田却发现自己并不能带给大仓快乐和幸福感,大仓总是会害怕跟安田谈恋爱的事实会在学校暴露,虽然大仓隐藏自己的不安,但是安田能看得出来。
纸总是包不住火,最后大仓跟安田的事还是不小心让别人知道了,虽然有理解的朋友,但是还是难免有一些好事者,虽然安田也是被某些好事者找麻烦,但是比起这些麻烦,大仓带来的快乐全部能抵消,但是当安田发现大仓陷在这种苦恼当中,他实在不能袖手旁观,他觉得他从来没有试过那么的勇敢,帮大仓一个个教训那些好事者,大概无论如何都想要带给大仓幸福和快乐,但似乎自己的勇敢还是不能完全抵消大仓的不安,虽然知道这个事实,但安田还是假装不知道。
临近毕业,教授找上安田,告诉安田说,最近有一个比赛,希望安田能够去参加,主题是将来的工作场所,如果安田能在比赛中拿新人奖,那就能够直接进入他的事务所。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毕竟教授的事务所是所有建筑系的学生梦寐以求的地方,毕竟只要进去,就能够很快得到机会,独当一面。
安田对这个设计倾尽全力,安田的设计是一间建筑事务所,安田希望自己将来能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事务所,然后能和大仓一直好好的生活下去,安田连事务所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S&T,Shota and Tadayoshi。
只是很可惜的是这份设计最后不见天日,为了保住大仓的梦想,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去参加比赛,只是对方哪怕是自己承诺放弃比赛,仍然不放心一定要把自己打到骨折。
住进医院的安田想了很多,在日本这种地方,不管怎样,自己跟大仓的关系无论如何都会惹来麻烦,不论是大仓还是自己,更何况以后的大仓要成为司法界的人,不管以后大仓是当律师或者是法官或者是检察官,他的私生活都必须保证没有任何的污点,而自己一定会给他惹来麻烦的,还会让他陷入痛苦之中,还不如从自己的手里结束掉,就当是做了一场梦,起码以后他的人生能够一帆风顺。
大仓离开后,本来安田想要搬出他们共同居住的公寓,但是想想还是不舍得,不管怎样这份感情对于安田而言没有结束,还是喜欢着大仓,还是想要生活在有他气息的地方,虽然已经失去他这个人。
安田没有参加比赛,自然而然就没有办法进入教授的事务所,但所幸的是,安田的能力还是有事务所愿意聘请他,安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偶尔也会从朋友那里传来大仓的消息,自己也有大仓的推特,虽然不敢直接关注他,但闲下来的时候,总会去翻翻,想知道他过的好不好,知道他很好,进了自己喜欢的专业,跟了自己想跟的教授,签了很好的事务所,偶尔看到他抱怨伦敦的食物难吃,天气不好,不管怎么说他过得不错,对安田而言便是最好的安慰,证明当初放手是对的。
安田换了新工作两个月后,他得知大仓回国了,并且打算长期留在日本,他知道他很难避免会跟他接触,毕竟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朋友,安田不知道大仓怎么想,但是对他而言,他还是希望能够再见到他,听到他的声音,但是当初是自己先放手的,又怎么能奢望对方还愿意再见自己。
安田没想到他跟大仓会那么快的见面,还是以一个不太好的状态。安田在建筑杂志上发现有一个得奖的设计跟自己当初设计的他跟大仓两个人的家的那个设计一模一样,而且那个设计师还是以前自己事务所的同事,他能确定一定是他的设计被盗用了,其他任何设计他都无所谓,但是唯独这个设计不可以,对于安田来讲这个设计是他跟大仓的重要的回忆,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掺一脚。
安田早该想到涉谷介绍的律师就是大仓,虽然知道会再次见面,但是没想到还会有那么多联系,当大仓问自己到底要不要启用他当律师,有那么一刻他想拒绝,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相信不会有人比大仓更加明白跟理解那份设计的重要性,交给他一定没有问题,安田是那么相信着。
跟大仓回大学校园对安田来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他还是那么喜欢大仓,虽然不能跟他在一起,但是能够多一份美好的回忆,对于安田的以后而言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一件事。他曾经以为他不会再有机会跟大仓那样一起走,这样的时间对安田而言都是那么值得珍惜。从教授那里拿回自己当年比赛的设计,真的好像做梦一样,安田在想难道失去的东西还能再回来吗,可是这次安田不敢伸手。
大仓半夜来找自己真的令安田觉得很惊讶,当大仓问自己能不能重归于好的时候,安田真的很想答应,但是一想到将来,安田就害怕,他怕自己伸出了手,又败给了现实,所以他绝情的拒绝,虽然是他先转身,但是安田亲眼看着大仓离开,然后向着大仓离开的方向说一句【再见】,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大仓听。
果不其然大仓帮自己赢回了设计,当对方提出要钱和解时他拒绝了,他要是不是钱,他只要那份设计是属于自己的就可以了,其他都不需要。
安田知道到底为什么涉谷要找他喝酒,他还是决心逃避,毕竟已经决定彻底放手了,就没有必要说那么多。当安田从酒醉当中醒来,发现冰箱上贴在纸条,哪怕是很久没见过,大仓的笔迹他还是一眼能认出来,他不知道大仓是怎样进来的,吃着大仓做的粥,安田还是不由自主的哭起来,但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得知大仓住院,安田真的很慌,他很想知道大仓什么情况,但是又不敢直接去见他,毕竟他已经这样拒绝了他,还有什么立场去见他。他每天缠着锦户他们询问大仓的情况,但是又不愿意让大仓知道自己在关心他,当得知大仓抱怨医院的饭菜难吃,决定每天做好饭菜,送给涉谷他们,让他们拿去给大仓,涉谷虽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还是照着安田说的去做,还给大仓带各种漫画,psp,让大仓在医院的日子不这么难过,自己也会趁大仓睡着的时候偷溜进去见他。安田想等到哪一天大仓结婚了,他大概就能忘了大仓,不再在乎他。
没想到自己的手机会在大仓那里,一见到大仓,大仓便将自己紧紧的抱着,他终于闻到属于大仓身上那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感受到了属于大仓的体温,他以为他余下的一生在也感觉不到,但是他不敢沉溺,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等他推开大仓,一切就会回到原点,当听到大仓的质问,当听到他说的事实,安田没有办法反驳,他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告诉大仓自己不喜欢他。
当大仓告诉自己,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自己的躲藏都是没有必要的,那一刻,安田心里五味陈杂,觉得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傻,如果能够相信对方,大概一切就不用这样,他想这次他终于可以再一次伸出手。
偶尔安田还会在噩梦中醒来,以为自己还在那些没有大仓的岁月里,但是看见那个人就躺在自己的身边,又松了一口气,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绝不放手。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