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抱きしめたい 下

得知真相的大仓,说实在的,心里很乱,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一切的问题源头是他,他也很生气为什么安田不能将事情的全部告诉他,但是他又无法去责怪安田,毕竟他是真的出于爱自己,才会选择这样来处理。现在的大仓的头脑真的一片混乱,暂时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安田。

家里面来电话问,大仓是否去参加自己表姐的婚礼,正巧大仓想散散心,便决定会老家参加婚礼。

自己出国那几年真的没有怎么在老家里呆过,这次大仓一口气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刚好安田的案子下一次的庭审安排在两个星期以后,足够时间给大仓请假散心。

回到老家才发现,自己的房间没整理的东西真的很多,当年大学毕业匆匆忙忙就出国了,当时所有的东西虽然都送回老家,但是也没怎么整理,而且自己从英国寄回的东西也全部送到老家来了,非常多的箱子都堆在房间,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东西。

刚回家的两天,因为参加表姐的婚礼,所以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时间去整理自己的东西,终于到了假期的第三天,大仓决定要好好整理自己的东西。

打开了几个箱子都是自己的一些法律书籍,有一些用的上的,大仓决定打包好送去东京,还有几个箱子没打开,看上去有点年头,积了不少的灰,打开才发现,是当年从他跟安田一起住的房子里面打包出来的东西,当初跟安田分手的时候,安田让自己先打包好自己的东西搬出去,当时自己整个人都精神恍惚,其实自己究竟带了什么东西回来根本就不知道。一个个箱子打开,也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还有一些以前穿的衣服,以及一些CD书籍之类的,这些东西都是有以前跟安田一起生活的痕迹,似乎大仓过去的记忆又重新展开,一起听过的CD,一起用过的杯子,不小心收进来的其实是安田的专业的书,这些东西对于大仓而言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基本上每样东西大仓都能想的出什么时候买的,或者是跟安田有关的记忆,陌生的是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打开最后一个箱子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黑色的画筒,这个肯定就是安田的,毕竟只有安田才会使用画筒,打开画筒,发现里面有一幅图纸,打开才发现,那份图纸就是安田的设计最原始的那份手稿,大仓真的没想到原来安田一直在寻找的最原始的手稿,这个官司最重要的物证竟然在他手上,他当初顺手将这份手稿带走了,大仓现在只想立刻回东京去,将这份手稿交给安田,没想到最后的官司的突破口竟然在自己身上。

本来打算在老家呆一个星期,因为找到安田的手稿,大仓决定第二天就赶回东京,首先还是要将庭审的重要证物送去鉴定。

晚上的时候,涉谷发来了一个链接,大仓就点开来看,发现是一个推特,但不知道是谁的,问涉谷是谁的,他也没回,他就稍微看看,最后一条更新是一个星期前

【失而复得是一种神奇的感觉】

再上一条更新是两个月前【从来没想过还会有可能两个人单独在同一空间】

然后继续往下翻,似乎只是一个自言自语的账号,对上涉谷的态度,他猜,这个账号应该是安田的,他有安田的推特账号,但并不是这一个,也就是说这是安田自己开的另一个账号,而且看这个账号的发推数量是已经开了很多年,也就是说这个是安田自己自言自语的账号,大仓有种偷窥的感觉,但是又真的很想知道安田究竟是是怎样想的。

【虽然过了很久,但是想起依然很痛苦】

【本来已经觉得没事了,但是就是连经过一起走过的地方,眼泪都会自己跑出来】

【时间真的能够冲淡一切吗?】

【我不舍得,但是也已经轮不到我不舍得】。。。。。。。

对于大仓而言这个推特信息量真的太大了,他以为从来痛苦的只有自己,不甘心的只有自己,困在过去的只有自己,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的只有自己。

大仓现在只想立刻回东京,然后找出那个罪魁祸首,将一切都说清楚,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大仓问了他爸爸借了车立刻往东京赶,一路上边开车边在想见到了安田应该怎样责备他,他怎么能够将所有的事的一个人承担,但是又不禁的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给不了安全感给安田,安田也就不会把选择把自己推开。

一路上大仓想了很多很多,但是,等他真的把车停在安田的公寓楼下,他突然间又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安田。

回到东京已经凌晨了,大仓想,安田应该已经睡了,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自己会那么冲动从大阪开车回东京。

当准备开车走的时候,他却看到了安田,穿着拖鞋,带着耳机,手上还提这一个塑料袋,大概是因为晚上赶稿,饿了,去便利店买吃的吧。以前的安田总是这样,专注于做自己的事根本就顾不上吃饭,如果不是自己在旁边提醒他,他大概根本想不起来应该要吃饭休息了,也不知道自己离开的那几年,安田忘记吃饭的时候是谁提醒他,谁来强迫他好好睡觉。

眼看着安田就要进入公寓楼里,大仓还是下了车,拉住了安田。

安田明显是被吓到了,下意识的甩开手,一脸惊恐的转过头来,发现是大仓,才松了一口气,【大仓?吓死了,我以为是什么坏人,你有什么事吗,那么晚过来?】

真的面对安田,大仓刚刚在路上想的见到安田的时候要说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

面对安田疑惑的脸,还是必须要说一些什么,不然自己深夜出现在这里,大概真的是一件奇怪的不得了的事。

【我找的了,你的那份设计的原稿,当初分手的时候,我不小心将它带走了】

【那就真的太好了,果然当初找大仓打官司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你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件事吗?】

【嗯嗯,是的】

【那晚安,早点回家休息吧】,安田转身,准备走进公寓

大仓伸出手拉住他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还不错,你看起来也过得很不错】

【不好,我过得不好,我没有办法一个人好好呆着,我没办法跟别人重新开展一段关系,没办法不怨恨你,但是又没办法讨厌你,除了学习跟工作,我都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我去看了blur的演唱会,他们都能重归于好,我们呢】

【你知道的我们之间早就不是那种关系了,所以别说了】,安田还是走进了公寓。

 

官司顺利的结束了,因为大仓提出的最原始的原稿的鉴定报告,最后将安田的设计赢回来了,安田要求对方公开道歉,并且要求对方将自己抄袭的事情跟比赛主办方说清楚,然后让主办方撤销奖项,除此以为没有要求其他任何的赔偿。

大仓在官司打赢之后就立刻接了一个跨国知识产权侵权的案子,然后出国去了,连大家给安田开的庆祝会也没有参加。

涉谷知道大仓是在躲安田,大概是自己好心办坏事,本来想他们能够重归于好,却没想到反而将关系拉得更远,安田看上去情绪也不是特别好,虽然也在笑,但是看起来是很勉强的样子,大仓出国之后,连自己的line也不回了,有一个当事人不在只好找另一个当事人。

涉谷把安田约出来喝酒,想问安田究竟是怎样看待大仓

安田似乎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当涉谷刚提起大仓的时候,立刻就转移话题,一整个晚上都在絮絮叨叨的讲很多最近发生的事情,涉谷知道安田现在也是心很乱,所以也识相的闭嘴,一直听安田碎碎念。

丸山打电话来的时候,涉谷正好在烦恼应该怎样将已经醉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安田送回家,所以就叫了丸山过来接他,但他并没有告诉丸山他是跟安田一起喝酒。

涉谷不知道的是,其实丸山的车上还有一个刚刚下飞机的大仓,本来大仓是想要叫丸山一起喝酒,所以才叫丸山来机场接他,坐在车上的大仓也不知道,丸山去接的除了涉谷以外还有安田。

到了居酒屋门口,丸山看见了涉谷站在门口让涉谷上车,涉谷却示意让丸山下车帮忙,丸山跟坐在后座的大仓打了个招呼,发现对方睡着了,便不管他,先下车帮忙。

丸山跟涉谷合力将安田搬出居酒屋,等到丸山打开后座的车门的时候,涉谷看到大仓在睡觉,【为什么大仓会在的】

【刚好大仓让我去机场接他】涉谷管不了这么多,只好将安田放在后座,只求大仓或者安田任何一个人不要现在醒过来。

刚下飞机的大仓或者喝酒了的安田两个人都睡得非常好,一直到丸山把车停在安田的公寓楼下,两个人都没醒过来。

丸山跟涉谷下车准备将安田搬上楼的时候,还是因为动作太大,而吵醒了在睡觉的大仓,大仓还是看见旁边的安田,看这情况也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所以就下车,将安田背起来。

以前还在大学的时候,大仓也经常背喝醉了的安田,因为安田说他抬不动那么大只的大仓,所以跟安田出去喝酒的大仓从来不会让自己醉,然后安田自己就会喝多,然后需要大仓背回去。

从停车场到安田的公寓距离很短,大仓多希望这段距离能够长一点,让自己能够背久一点安田,大概只有安田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们才能这么亲近。

安田的公寓在3楼,只是一间简单的1LDK,房子里也散发着单身男人独居的气息,桌子上还放着一盒没开封的便当还有茶,客厅放置一张工作的桌子,上面堆满着图纸。

大仓问涉谷,安田的房间在哪里,涉谷帮大仓打开了房间的门,大仓把酒醉的安田放在床上,替他脱了外套,大仓自己记不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没看过安田的睡颜,安静,没有什么表情,再见到安田,他总是一副温柔的笑,但是比起他的笑,大仓更想念他这样的无表情,没有在隐藏什么,不得不说大仓真的很想安田,他真的还是很喜欢安田。

大仓让涉谷和丸山先回去,他还想在安田的家里多呆一会,丸山刚想开口说什么,但是被涉谷拉走了,涉谷只是留下一句【yasu就拜托你啦】,拉着丸山就出门了。

大仓稍微在房子里面逛了逛,看了看,他知道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进入安田的私人空间,窥探安田的内心。安田的工作桌子总是这么凌乱,堆满图纸跟各种工具,还记得以前还跟安田住在一起的时候,安田也是要将工作桌放在客厅,问安田为什么不要一个书房,能够安安静静的工作,他还是喜欢有点吵闹的环境,这样会觉得安心。所以总会出现一个场景,大仓沙发上看文献,而安田就在一边画图,这种简单的生活场景,却再也不会出现了。

大仓站在安田的工作桌前却注意到一幅图纸,是一个很漂亮的建筑,但又不像是普通的住宅,上面似乎有个招牌,S&T,久违的看到安田现在的作品,大仓内心却很难过,他现在不是以安田的男朋友的身份呆在安田家,而是以一个窥探的身份,安田不知道的存在,呆在安田的世界里。

大仓打开冰箱发现除了啤酒以外,什么都没有,安田对生活还是那么无所谓,他拿米熬了一点粥,然后写了一张便签贴在冰箱,然后打开安田公寓的门,离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每一天,大仓都很忙,似乎想把自己埋进工作中,接了很多的案子,每天都在工作中周旋,每次群里的任何邀约,大仓都以工作忙推掉了,虽然他真的是忙,但同时也是他现在不想要面对安田或者是跟安田有关的人和事。

一直在忙的代价就是,病倒,而且还是大病。大仓在见客户的时候,胃痛之后还晕倒,将全部人都吓得不轻,赶紧送去医院,医院也说大仓是胃出血,以为作息不正常,还拼命喝咖啡而导致的,命令留在医院住院休养。

最先得到大仓住院的消息的人是锦户,因为大仓就住在他工作的医院里,锦户刚好做完一个手术,准备去贩卖机买咖啡的时候,看到背对着他站在贩卖机前的男人很熟悉,然后看到对方拿起个杯面的时候,发现了锦户的时候,赶紧撒开腿跑,锦户在看清大仓之后在后面紧追不舍,最后大仓败在生病没有体力,被锦户捉到了。知道对方因为胃出血住进医院,立刻将大仓手中的杯面抢过去,不管大仓用多么可怜的眼神看他,他也无视,还把大仓捉回病房里面,并且通知了在同一家医院工作的横山,非常碰巧的是横山今晚也在值班,所以横山也跑到住院部来看大仓,大仓在两个人的说教声中度过在医院第一个晚上,第二天,村上,涉谷,丸山都来看住院的大仓,正好横山下班也顺路过来探望,大家都来了,但是唯独安田没有来。

大仓在想安田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生病了,锦户跟横山都在群里说了,难道真的当朋友也不可以了吗?

从大仓住院开始,一日三餐就给村上,涉谷他们几个包了,那五个人每天轮流来看大仓,顺便带便当过去,因为知道大仓一定不喜欢吃医院的食物,虽然锦户跟横山反复强调医院准备的料理也很好吃。

大仓在医院住了几天,每天都不是吃就是睡,工作事务所其他的律师帮忙分掉了,还说让大仓不用担心,好好休息,大仓心想当然啦,全部分成都给你们拿掉了,不过就当休假吧。每天都在刷sns,偶尔跟来看望的锦户,横山斗嘴,也过的很开心。就是无论如何安田都从来没有出现过。

虽然心里是有怨气,但是也没有立场去指责安田不关心自己。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大仓明天就能出院了,不过大仓的确变得精神了很多,当大仓拿着psp在厮杀的时候,涉谷进来了,

【看起已经完全好了】

【每天出院了,没事了】

【那就好,这个晚餐,好好的吃啊,出了院你就没得吃了】

【说起来这几天的饭都是谁做的,味道也不像外卖,还是你们谁的手艺变得这么好】

【你管那么多干嘛,有的吃就好啦,我走啦】

【那么快,对了,你那些漫画记得带走,我看完了】

【好,你好好休息】

然后涉谷走了,大仓准备打开便当的时候,发现涉谷的手机在自己的桌子上,应该是放便当盒的时候,顺手留下的,大仓也顾不上吃饭,赶紧去追涉谷,当追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涉谷正准备上车,而旁边还有一个人坐进驾驶室,而那个人就是安田,一个星期从来没有来看过自己,哪怕是已经在门口了。

 

大仓出院之后,并没有立刻回事务所去工作,而是再请了几天假,然后每天就在外面逛街,晒晒太阳,他逛回去他以前跟安田一起生活的公寓的附近,自从自己跟安田分手后,从来没有回到过那附近,那附近似乎也没怎么变化,他还能找到回以前公寓的那条路,以前他跟安田无所避忌手牵着手一起走过的街道,在学校他们从来不敢有很多亲密的行为,但是在自己的公寓附近,他们就没有什么避忌的,走着走着也就走到自己的公寓门口,这个他们共同生活了三年的地方。公寓好像也没怎么变化,似乎时间没有过去,还是在那个旧时候一样,然而早就物是人非了。

大仓自嘲一下,自己为什么要去挖自己的旧伤疤,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一个人叫住他

【大仓さん?】大仓回过头去看,发现原来是以前的房东太太,

【啊,佐藤さん,好久不见,过得好吗?】

【多谢问候啊,真的很久不见了,当时你匆匆忙忙搬走了,我还问安田さん你去了哪里,他当时说你出国念书去了,现在回来了?】

【是的,今年刚回来的】

【你去了太久了吧,也不回来看望一下安田さん和我,真的是绝情,怎么说安田さん也跟你一起合租了三年】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回来见过安田?】

【安田さん一直住在这里啊,今年年初才搬走的,因为那个房子太陈旧了,我想重新修理,跟安田さん说,他才搬走的】

【你说他一直住在这里,一次都没搬过家?】

【没有啊,自从你们搬过来之后,安田さん就没搬走过】

告别了以前房东太太,大仓立刻跑去找安田,他受不了,到底安田还有多少事情是瞒着他不让他知道的,当初是安田说的他已经跟房东解约了,让大仓尽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搬走,他才会走的那么匆忙,到底在安田的眼里他算什么。

打安田的电话,安田一直没接,大仓还记得自己的手机里面存有安田事务所的电话,打过去,却被告知安田外出见客户了,不在事务所,大仓继续打电话给安田,终于接起来了,但那个人并不是安田,而是安田的客户,因为安田把手机落下了,大仓让对方告知地址,自己过去帮安田拿手机。

大仓赶过去,发现客户提供的地址是一个正在建的房子,大仓过去打招呼并说明身份,对方也很和善的把电话给了大仓,说本来都准备送去安田的事务所的了,刚好大仓打电话来,所以就拜托大仓将手机送回给安田。

安田的客户是一对老夫妇,见大仓不赶时间,就拉着大仓聊天,说真的很感谢安田,自己的房子已经是很陈旧了,所以决定要推倒重建,当时找了很多的设计师,但是都没办法设计出他们想要的那种感觉,正巧当时有个设计师拿错了安田的设计,当时就看中那个设计,虽然一开始安田是拒绝的,但是后来他们两夫妻那么喜欢,还是将设计给了他们,之后安田的设计却那么巧遇到了官司,当时安田还跪下向他们道歉,并且拼命赶出另一个设计给他们,像安田这样认真的人真的不多见。

大仓这才明白,安田并没要将那副设计卖出去,只是真的那么巧合,不过看着这两夫妻那么恩爱,估计如果是自己也愿意将设计给他们。

正在这时安田的手机响了,大仓接起来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捡到我的电话吗?】原来是安田打来的

【你落在你客户这里了】

【大仓?为什么会在你手上的?】

【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的客户正好接了,握有刚好在附近,所以就帮你拿了,你在哪里,我帮你送过去吧】

安田将地址告诉大仓,大仓立刻告别那对夫妇,去找安田,他有太多的事想问安田,有太多的话想讲给安田听。

 

当大仓去到安田说的地点的时候,安田已经在那里等着,就像当年安田正在大仓的课室外面等大仓下课一样,大仓现在只想过去紧紧抓住抱着安田。

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冲过去紧紧抱着安田,在大仓的怀里的安田,明显感觉到不适,但是又无法挣开,只能任由大仓抱着,

【发生了什么事吗?大仓】

【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我知道你跟我分手的真正原因,也知道你从来没有从我们的公寓搬走,也知道你从来没有将我们的设计卖出去,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

【没有了,还能有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不,没过去,我过不去,我知道你也是,重新跟我在一起吧】

【我们之间就这样不就很好了吗?】

【我早就跟别人说清楚了,包括家人,朋友,关于我的性向,关于我的一切,我没有自卑,也没有顾忌了,我知道以前是我给不了安全感给你,一直都只有你勇敢,以后我不会只让你承担一切,我保证】

安田没有说任何话,就这样静静的被大仓抱着,但是大仓能感受得到安田整个人都放松,然后靠在自己身上。他跟安田的人生就这样又紧紧的相关了。

FIN

后记

大仓【yasu你的房子还建吗?】

安田【想建啊,不过现在没钱,也找不到投资的人】

大仓【现在有一个,但是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资金,可以分期付款吗?】

安田【如果分期期限是一辈子的话就可以】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