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抱きしめたい 中

跟安田的见面是在3天后在大仓的家里。

把line给了涉谷之后,迅速就被拉进去老朋友的群里,这群都是以前的老朋友,包括安田也在。

刚进群里大仓就收到大家的抨击,说是这么久不联系,像人间蒸发一样,没良心,然后迅速就定下三天之后聚会,

然后丸山在群里说漏了一句【大仓说聚会可以在他家搞,就是酒水自备】,

本来大家都在商量去哪里聚的时候,顿时定下来,就在大仓家,连反驳的机会都不给当事人。

幸好3天后是星期六,也就是哪怕是喝酒喝通宵都不会影响工作,真的是大人了,连放肆都要考虑好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一大早就开始打扫卫生,购物,准备料理,虽然大家在群里有说会提前过来帮忙,不过还是早早的做好准备比较好。

大仓以为会是横山或者是村上先到,然而没想到第一个摁自己家门铃的人会是安田。

在显示器里面看到安田的脸,还是让大仓心里颤了一下,之后还是从容地打开了大门,安田似乎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第一个到的,显得很尴尬,毕竟曾经那么亲密的两个人,如今这样,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来去面对对方会比较自然。

大仓想要掩饰他的慌乱,就跟安田说一声【自便吧】,然后就躲进厨房里面,留安田一个人在客厅里面。在客厅的安田似乎也不是很好,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够一边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一边内心祈祷着其他人快点到来

忽然间墙上的摆设引起了安田的注意,是英国乐队blur的签名黑胶唱片。

以前还在一起的时候,大仓还问说为什么喜欢这个乐队,安田说【好听啊】,大仓还说过【我才不会喜欢呢,那种阴郁的英伦风格】,还被安田吐槽【人家一点都不阴郁,风格很多变的,主唱跟吉他手都是很有个性的人,当时因为大家想选择的音乐道路不同,所以吉他手选择自己单飞,离开乐队,但是他并没有不爱乐队,只是想做自己的音乐,2009年的时候又重组了,吉他手就像出去旅个行一样,最后有回到原点,还带来新的东西】

大仓不满的说【我还觉得应该一直在一起才对,既然是喜欢的话,怎么可以走呢?】

【因为自己是有梦想的吧,如果不去实现梦想的话,可能到死的那一天都会后悔,人生只有一次,如果就这样放弃梦想的话,有些人可能真的宁可死掉,而爱不会那么容易消失,大概实现梦想后,回过头来,爱还在】

【我虽然还是接受不了这种想法,不过感觉能够理解想要追求梦想的心意】

安田也没想到不喜欢blur的大仓会有一张签名黑胶碟,想想可能只是哪个blur的狂热粉丝朋友送的而已吧,警告自己千万别多想。

过没多久,村上跟横山来了,总算有人来救场,大仓跟安田都同时觉得松了一口气,实在没办法两个人单独相处,村上跟横山来了之后,整个房子充满着生气,动不动能听到村上狂说大仓的声音,什么没良心啊,那么久不联系,横山插嘴,就连横山一起说,安田在一旁看着,不经意的笑起来,感觉好像回到以前一样,一切都还没变一样

后来锦户也来了,带来了一瓶酒,酷酷的说【大仓,祝贺你终于回国】

最晚到的是涉谷跟丸山,丸山抬了一箱酒给大仓,涉谷还在旁边说【干嘛对这个没良心的那么好,这几年混的不错啊,连我们全部人都忘了】

全部人聚在一起,果然是最好的,大仓看着他们,忍不住说一句【ただいま】

一直没说话的横山回了他一句【おかえり】

全部人一直喝酒喝到深夜,大家都醉了,有的倒在沙发上,有的倒在地板上,作为主人的大仓,还是保持清醒,回到房间里面把被子拿出来,给他们几个盖上。这种热闹是以前在英国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总是一直一个人,英国那边的人都讲究私人空间,根本不会说把别人叫到家里来玩,所以一直都没有那种热闹的感觉,大仓由衷的觉得回国真的太好了,跟他们在一起真的太好了。

还没睡着的横山爬起来,看着大仓呆呆的站在那里,【是不是觉得回来很好呀】

【对啊,回来真的很好,其实我应该一毕业就回来的】

横山重新开了罐啤酒,递给大仓,自己又开了一罐,

【这几年过的好吗?】

【还好吧,不算太坏,自己想学的东西想做的东西都学了做了,没什么不好的】

【还生yasu的气吗?】

【不知道,有时候感觉很生气,但有时候又不生气,我也说不清,不过也没什么,生不生气,恨不恨他,对他来讲都不重要,也不用太介意我的情绪,我不是小孩了,处理情绪的能力我还是有的,放心】

【你不是当事人,你怎么知道你对于他而言不重要呢,大仓,你真的需要好好的看清楚yasu,当年的事,可能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原因在里面】

【不管是什么原因,结果就是我被狠狠地抛弃了,我真的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将我狠狠抛弃】

【算了,yasu的官司就拜托你了,你肯定是有办法能拿回yasu的设计】

【我不敢100%保证,不过我会尽力的】

安田的官司开始进入庭审阶段,这个案子真的非常难打,安田没有特别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个设计是他的,开庭之后,大仓安田这边一直处于劣势,赢面真的不大。

从官司开始之后,大仓一直在寻找官司的突破口,想证明安田才是这个设计的主人,但是一直找不到证据,只凭安田的供述,以及关于设计上的说明,但是这些对于庭审而言都是没有说服力的,提交的鉴定报告也没什么用。这些都让大仓变得非常的烦躁,这个官司的确难打,但是大仓想打赢,他想赢回这个设计,毕竟这份设计有一部分也是属于自己的,虽然他跟安田已经分手了,但是曾经美好的回忆不允许任何人这样夺走。

安田之前跟大仓商量的时候提到了那份设计曾经拿去给安田的大学教授安藤正人看,或许能够找教授出来作为证人,所以两个人相约回大学去请安藤教授出来当证人。

其实对于大仓来讲,与安田一同回大学校园,其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他们是相识于大学社团里面的,当时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各个社团在招新,对于新生而言,真的很难选择到底是进哪个社团,正好大仓学过打鼓,所以看到音乐社招人时候就决定进入音乐社,正巧遇上同样是加入音乐社的安田,因为同样是社团新人,经常被安排在一起共事,排练,渐渐熟悉起来,做了很好的朋友。

后来大仓发现自己对安田的感觉早就超越了朋友的那条线,但是一直害怕安田发现,一直都是躲躲藏藏,结果没想到会是安田先表白,安田似乎一直都是他们这段关系当中最勇敢的人,不管是在一起也好,分手也好,都是他提出。

有时候大仓很不服气,为什么会是安田来决定他们的关系怎么样,但是可能真的是自己太依赖安田,由他做决定,自己就听从,大概也是因为安田做的决定是对的。

是不是因为自己那么软弱,所以安田受不了自己,才把自己扔下,想到这里大仓就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立场去找安田复合,毕竟他在感情方面总是那么畏畏缩缩,根本就不能够站在安田身边。

还记得自己与安田的感情并不能得到身边的一些同学认同的时候,受到来自别人的欺负,自己本来就带着自卑感不敢去反抗,最后还是安田站出来,他总是那么勇敢,那么坚强,那么温柔的包容和维护自己,而自己似乎总是受保护的一方。

其实大仓知道自己真的一点都不恨安田,倒不如说自己真的很爱他,不管经过多少年他一直就在自己的心里。在英国的时候,他也曾试过想要进入一段新的感情,但事实上并没办到。

当他在跟别人吃饭的时候,回想起跟安田去吃饭的时候,对方会一脸笑脸看着自己吃饭。

当他跟别人看电影的时候,也会想起两个人在电影院看恐怖片的时候一起被吓到的样子,或者看一部文艺电影的时候,总会一直在讨论剧情,直到旁边的人让他们闭嘴,两个人要一起向别人道歉,然后相视一笑。

更不要说牵手,甚至是亲吻,到最后大仓放弃了,似乎自己真的除了安田以外的人都没办法喜欢上,为了不惹麻烦,所以他一直谎称自己的男朋友在国内。但是他真的很希望自己真的有男朋友在国内。

大学校园总是这样充满活力,大仓跟安田身上带着一股社会人的味道,是在跟校园感觉格格不入,双方都有点沉默,不知道该提什么话题,最后还是大仓先开口【还记得那栋楼吗,以前maru天天跑那栋楼去追着subaru 跑,然后天天被Subaru嫌弃】

【对啊,结果没想到还真的给maru把Subaru追到手,两个人在一起那么多年

【毕竟Subaru是个那么口嫌体正的家伙,说不定早就喜欢maru了】

【是的呢,那个傲娇的人,不过也就只有maru这么有耐心的人才能够一直追着他跑吧,我就不行了,我没有那样的耐心】

似乎两个人之间的尴尬气氛打破了,大仓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

到了教授的办公室,被告知教授刚好去上课了,让他们在办公室等一下,两个人就在办公室里面逛逛。

这个办公室与其说是办公室还不如说其实是一个研究室,里面摆放着很多的模型还有图纸,突然大仓发现了一个作品非常的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安田见他看得这么入神也凑过来看,才反应过来,说【这是我大三时候,你怂恿我参加比赛,得新人奖的作品,没想到教授会放在这里,我虽然之前经常过来,不过没怎么注意看这里有我的作品】

【难怪我那么眼熟,就是那个快把你逼疯,顺带也把我逼疯那个作品,每天都熬夜赶作品,我也不想睡,就在旁边陪着你,要是你这个作品没得奖,我大概要揍死你】

【明明是你先要我去参加这个比赛的】

【那你也不用这样拼啊】

【你当时可以不陪我画图纸啊】

【我怎么舍得】

大仓这一句话让他们之间陷入了尴尬,他们之间早就不是可以说这种话的关系,早就不是可以这样抱怨的关系了,幸好这时,安藤教授进来了,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僵局。

见了很久不见的学生,安藤教授还是非常高兴的,大仓和安田向他说明情况,并将设计图给教授看,教授表示的确曾经向安田为这个设计提供过意见,并且愿意出庭作证。

在安田和大仓临走前,教授似乎想起了什么,叫住了安田,还从一个柜子里面拿出一份图纸,跟安田说【你快毕业的时候曾经给我我一份图纸说让我去看看,有没有可以修改的地方,可是直到毕业之后你也在没来找我要回过这份图纸,我也一直忘了,幸好你们今天来问我关于设计的问题,我才想起来,把这个还给你,在这边放了真的很久了。】

安田似乎想起来是一个怎样的设计,向教授深深鞠了一个躬,【谢谢您还保管着这一份图纸】

之后两个人告别了教授,其实大仓有点在意那是一份怎样的设计,因为安田回想起那个作品时,有那么一瞬间的表情怪怪的,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大仓一定能看的出来,毕竟是自己喜欢了这么久的人。这份作品到底是什么,对安田而言有什么意义,这些大仓都很想知道,关于安田的一切,他都很在意。

虽然有了教授的证言,但是庭审的局面还是没有扭转多少,官司没有什么进展多多少少都让大仓感觉到有些烦躁,大仓实在不想让安田失望,但目前还是没有特别有力的证据,虽然有人证,但是也不清楚审判长是不是真的接纳意见。

当大仓被官司的问题烦扰得不得了的时候,涉谷刚好打电话去约他喝酒,决定暂时去放松一下。

到了酒吧之后,涉谷早就在那里等着了,难得这次丸山不在,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啤酒,刚下坐就被涉谷鄙视一下【在国外呆了那么久,居然回来只喝啤酒】

【啤酒才是最棒的,好不好,尤其是辛苦工作之后来一杯啤酒】

【早知道就约你去居酒屋,还以为你出国了几年会比较喜欢这样高级的酒吧】

【在国外很忙,都不怎么出门,下课后或者工作后,只想回家躺在床上睡觉,一般最多也就在家里喝一杯啤酒。】

【看来你在国外也过得不是很好的感觉】

【也就那样吧,没什么好不好的】

【那恋爱呢?国外的金发美女怎样?】

大仓喝了一大口啤酒,悠悠地说【没有,一次都没有恋爱过,忙啊,没有那个时间】

【是没时间,还是放不下yasu】

【都有吧,其实究竟是怎样我都很难说得清,不过真的不要再问我还恨不恨yasu,你已经是第二个人问我这个问题了】

【是不是yoko忍不住先问了你】

【嗯嗯,是的,其实我真的说不清,我现在对yasu的感觉,还是喜欢,或者说还是生气】

【其实当初yasu跟你分手的原因你有没有想过究竟是为什么】

【想过,虽然想不通,可能是因为我的性格太过恶劣吧,他是实在是无法忍受,所以选择要离开的吧,不过其实都不重要了,都过了那么多年了】

【从知道你回来开始我就一直很想让你知道一些事情,本来想你如果有女朋友或者是已经结婚,我就什么也不告诉你,但是看你现在这个状态,我认为你还是知道一下会比较好】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其实本来应该是由安田来告诉你是最合适的,当年你们真正分手的原因不是因为你的性格恶劣,而是因为安田想保护你。你大四的时候,你的教授铃木先生不是推荐你到英国去进修吗,你也一直跟安田说你希望好好学习专利法,然后成为一名专门处理专利版权的律师,然而你不知道的是,铃木先生是一个很保守的人,是无法接受你跟安田之间的关系的】

【只是因为这样,但是哪怕是铃木先生保守,只要不让他知道,我依然也可以被推荐啊】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黑泽弘树这个人】

【嗯嗯,安田的同班同学,怎么了】

【当时,黑泽想阻止安田去参加一个比赛,因为安田不去的话,他能够赢的几率就很大。他威胁安田,如果安田参加比赛,那么他就要将他偷拍到的你跟安田接吻的照片发给铃木教授,然后让你没有办法去英国。安田答应了不参加比赛,只是没想到黑泽下手那么狠,甚至将安田的手打骨折,所以安田失踪一个月,不让你找到,因为担心黑泽还会威胁你,而且也不想这样拖你后腿,所以决定跟你分手】

【他凭什么这样独自决定,他凭什么不问过我愿不愿意就这样做】

【你不是一直都自卑吗?难道你以为他不知道你根本对于你自己的性向问题存在自卑感,你从来给不到安全感给安田,你让他怎么敢继续跟你在一起】

【我..我不知道他是这样想的】

【你当然不知道,安田是一个多温柔的人,他将所有人的感受都放在眼里,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你是怎么想的,只是你没有能够照顾到他的情绪,你们分开也是好的,可能你们本来就不合适】


评论
热度 ( 33 )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