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Y2】Rolling Days(9)

尽管二宫的事让樱井翔很困扰,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因为大选的即将开始,整个节目组都在为选举的特番而努力,樱井翔也是每天晚上都加班,因为要做各种各样的取材准备,大家的精神都十分的紧张,宣传很早就开始,而且还要经常去拜访政客,还要去取材,各种各样的资料的整理,都让樱井翔只能暂时将二宫的事先放一边。

二宫的能力确实很强,做事也是很一针见血,有好几次约好的取材突然开天窗,正在大家烦恼的时候,他能立刻拿出新的方案安排好取材,调度现场的能力也很强,但是待人接物也很客气,总是给人很温柔的感觉,但是教训人的时候又毫不留情面,有几次新人都被他吓哭了,所以大家都对二宫的心理总是很矛盾,对他真的是又爱又恨。

但对于樱井翔而言,对于这样的二宫他很熟悉,以前一起在大学念书的时候,二宫就是这样,与二宫那张可爱的脸不相符的是他的眼神,总是那样淡淡然,总是给人一种十分难以接近的感觉,上课的时候,总是面无表情,但是下了课时只要跟他聊天,他一笑,又会让人觉得很温暖,本来感觉应该是很矛盾的一个人,在他身上却有无比和谐。这样的二宫对于樱井翔而言充满着吸引力,不注意,所有的眼神就只能放在他身上了。

越接近特番,樱井翔就越忙,有时候忙到一回到家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买来准备吃的便当也就这样放在玄关,等到早上闹钟响起才爬起来洗个澡换件衣服随便吃两口昨晚的便当,然后继续上班,因为每年都会有选举的特番,这种拼命工作的日子也不占少数,但是今年似乎流感特别严重,一开始樱井翔觉得自己有点想感冒,鼻子有点塞,但是觉得不严重,也就没多管它,等到有一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很重,他就觉得可能只是因为要早上爬起来,有点没睡醒而已,也无所谓,就开了一瓶能量饮料喝下去就出门上班了。到了办公室,就一直忙着整理资料,可是越来越觉得身体很疲软,有点用不上力,他觉得可能只是休息不够而已,待会在桌子休息一下就好了,直到二宫过来拍他的肩膀,问,“樱井さん,你是不是在发烧?”樱井翔才反应过来,发烧了?二宫也没给他发呆的时间,把他一把拉起来,然后跟其他人说,“樱井さん好像有点发烧了,我带他去看一下医生,这里就拜托你们看一下,我待会回来再处理。”然后就拉着樱井翔走出办公室,樱井翔也没有什么力气去反应现在是什么情况,就只能被二宫拉着跑。

在诊室里,护士帮樱井翔量了一下体温,39.7度,樱井翔才发现原来今天的不适都是因为自己在发高烧,医生让樱井去做一下血常规的检查,还顺便量了一下血压,等到各份报告都拿到手,二宫在医生接过去看之前就拿过去翻了翻,然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樱井翔,医生看完报告就跟樱井说:”血压有点偏低,白细胞低于正常值,应该是病毒感染,最近是不是休息不好?今天早上也没吃东西?”

“早上喝了一点功能饮料,最近工作有点忙。“

“最近是流感高发季,休息不好,饮食不好就会导致抵抗力下降,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不然工作也会受影响。“

医生给樱井开了点滴,一开始樱井翔还有点不愿意,觉得浪费时间,但是看到二宫的表情,似乎是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眼神有点威慑,本来想开口拒绝的话也咽在喉咙里,没说出口。

樱井呆在注射室里打点滴,药水流进身体里,让樱井翔有点发冷,他想着说忍忍就能过去了,但是一直在自己身边坐着的二宫突然起身,走向门外,过了一会拿着毛毯和一瓶水进来,他帮樱井盖好毛毯,又拧开了水,说,“多喝点水,烧会容易退一点。”樱井翔喝了几口,正在纠结应该放在那里的时候,二宫又将水接过去,拧紧,然后跟樱井翔说,”你可以睡一下,等一下打完点滴我会叫你的。“

听完二宫的话,樱井翔闭上眼睛,想起以前的他极少生病,反倒是二宫就经常会感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瘦的关系,所以抵抗力不好,有一次二宫发烧得特别严重,连烧了3天都退不下来,他就背起二宫往医院跑,一开始二宫不愿意让自己背,后来是实在拗不过自己的坚持,才趴到自己的背上,那时候樱井翔就觉得哪怕他要一辈子背着二宫,他也愿意,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忘了这种感觉,也把二宫弄丢了。不知道是身边有人在的安心感还是因为药效起了,樱井就沉沉地睡着了。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本来手上插着的点滴针已经不见了,自己也靠着二宫的肩膀不知道睡着了多久。二宫本来还在看着手机上的邮件,发现本来靠肩膀上的人动了一下,便摁下了锁屏键,然后跟樱井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可能因为打了针,又睡了一觉,整个人都恢复了不少,樱井从来没有见过二宫开车的样子,他们以前还在交往的时候只是学生,交通工具也只有靠电车或者是步行,像这样认真开车的二宫,樱井翔从来没有见过,在车窗外的霓虹映着正在开车的二宫,让樱井觉得二宫有点不真实,自从分手,樱井曾无数次在梦中见过二宫,却从未觉得二宫会从那个遥远的大洋彼岸回来,也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够再见到他,或者坐在他身边,然而此时此刻,却能看着在自己身旁紧握着方向盘的二宫,仿佛在梦中。

挑起话题的还是樱井翔,“在美国开车跟在国内开车还是感觉有点不同吧,我以前去过加州取材的时候,城市的路都非常宽,而且也没有很多车,速度能够开得很快。”

“我在美国倒不怎么开车,很多时候都是同事在开,我蹭他们的车坐,不然就是步行,你也知道我之前在abc,在纽约呆着,晚上走在时代广场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我也去过时代广场,不过我感觉跟秋叶原差不多。”樱井翔满不在乎地说

“翔君,你这么说会被人打死的吧,我们许多的媒体人可是以在时代广场工作而感到骄傲。”

“那你还回来?”樱井翔一句话让本来和谐起来的气氛瞬间冷场,二宫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樱井翔暗自想打自己一巴掌,虽然自己很想问这个问题,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怎么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一直到樱井翔的家楼下,二宫也没有开口,直到樱井说了一句谢谢,并打开车门的时候,二宫说了一句:“我想见的人在这里。”

樱井翔一句话都没能说,就这样看着二宫的车消失在夜色中,他能对号入座吗,想见的人。


评论 ( 2 )
热度 ( 41 )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