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抱きしめたい  上

【你已与我无关】

安田只用了这条短信给大仓判了死刑,大仓知道不管他跟安田怎么吵架,安田从来都不会说这种重话,这句话就等于为他们的感情画上句号,无法挽回。

三个月之后大仓就踏上飞往英国的飞机,没有回头。

东京的夏日仍然是那么闷热,密不透风,虽然坐在咖啡馆但仍然感觉到那种夏日的炎热带来的那种昏沉还有烦躁,夏日的午后跟客户在咖啡馆见面果然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尤其是客户还迟到,让大仓心情相当烦躁。大仓举起手表看了看下午2:50分,客户已经迟到了20分钟,大仓打定主意,等待3点,要是这个客户还不来,那他就直接取消这个案子,反正最近也刚好想放假。

大仓在英国念完研究生后在英国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了两年,感觉英国的食物真的太难吃了,就毅然放弃英国的工作,跑回日本,然后就进了现在东京一家律师事务所,作为事务律师的大仓专门从事侵权官司。

3点01分,看到手表指针刚好指到12,大仓准备叫服务员买单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只是迟到了一下,不用这么着急走吧】

【半个小时是一下吗】

【大律师就是不一样啊,这么久不见,连老朋友的面子都不给啦,okura】

【对律师而言守时是基本原则,哪怕是对老朋友,而且我是按小时收费的,Subaru】

【行啦行啦,少给我打官腔,还不是因为要等maru我才那么晚到的,待会这张单算maru的】

大仓等的客人就是涉谷,前一天,涉谷打电话给自己的秘书说有他有一个委托是关于侵权的,希望大仓能接这个案子,详情等见面谈。然后大仓就约在今天下午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谈。

正在这个时候,丸山也进来了,看到丸山,大仓就说【升了主编就是不一样,约了见面还要迟到那么久】

【最近快到截稿期,工作实在是多,实在对不起】丸山一副非常抱歉的表情

涉谷见大仓的抖s魂正在熊熊燃起,赶紧岔开话题

【行了,maru的帐晚点再算,现在先谈正事】

【是这样的,我想让你帮忙接个案子,是一个我的朋友,在一家设计公司工作,接了一份私宅设计,后来在另外一个设计案子上,发现有一家设计公司的设计师的方案跟他的这个设计一模一样,我朋友断定是那个设计师抄袭,因为这个设计方案是我朋友很早之前的设计,但是最原始的手稿已经丢失了,想说这样的官司还能打吗?】

【没有原始手稿的话,有备份吗?或者是照片吗?】

【这个我要去问问他,就是想跟你咨询一下这样的案子是否能打】

【作品保护这方面比较难打,他有没有申请作品的保护,或者有没有拿这个作品去参加比赛等,如果有的话,赢面比较大,如果没有的话,也不能说打不了,只能说赢面比较小】

【这个作品对我朋友而言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不管怎样他都想拿回这个设计】

【这样大概要约你朋友重新谈谈官司,我们约个时间你们来律师楼来详细谈一下,我要见一下当事人】

【好的,我会转告我朋友。公事谈完了,可以聊私事了吗,那么久不见,在英国过的怎么样?】

【忙啊,刚去到就忙学业,后来就在律所忙,几乎没停过,后来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呆在英国的必要,天气也不好,基本上见不到太阳,又多雨,东西也不好吃,所以就回来了】

【当然还是回来好,改天约在一起聚一下吧,yoko,hina他们都很想你】

【好,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刚回来就接了很多案子】

见涉谷和大仓谈完正事,丸山赶紧插嘴进来【大律师,到时能去你家吃你做的饭吗?】

【可以啊,就是酒水自备,最近刚搬家一团糟,什么东西都没买好】

【那就约好了啊】

这个时候丸山的电话正好响起,丸山起身去接电话,涉谷拿起咖啡,问【有联系过yasu吗?】

【没有,我有什么立场联系他,是他把我给甩了】

涉谷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丸山回来了,然后跟涉谷说,【编辑部有事让我回去,你是继续在这里坐一会,还是跟我一起走?】

【一起吧,刚好我接下来也约了人】

丸山跟涉谷只能跟大仓说抱歉要先走了,

大仓笑着说【好,我们改天再约】

送走涉谷丸山他们,大仓坐在位子上发呆

其实,他知道,朋友,设计公司,私宅设计,当事人大概除了那个人以外不会是其他人,除了安田以外不会是其他人,大概那份意义重大的设计,他都能猜到是哪份设计。

在之后涉谷还要提安田的话题,大仓就可以肯定那个需要打官司的人一定是安田,,没想到自己刚回国马上就要面对他,当初一句【你已与我无关】把自己赶去英国的人,自己能做大概就只有装傻,没什么其他办法,毕竟人家已经把自己隔离在他的世界之外。大仓猜安田一定不知道涉谷找的律师是他,如果知道的话打死都不会愿意让自己帮忙的,所以他决定他也装作不知道当事人是安田。

 

二、

 

与涉谷跟当事人见面约在三天后的下午3点,因为之前有其他案子去上庭了,所以大仓在秘书打了几个电话来催促之后,才匆匆赶回事务所,也没有什么心理准备,一打开门第一眼便看到安田,五年没有见面的前男友,而且只有安田一个人,涉谷没有来,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窒息的感觉。大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容地走进会见室。

进入会见室的大仓显得很专业,自我介绍,握手,专业的微笑,显得似乎是第一次见面一样。然而对面的安田显得并没有那么镇静,刚见到大仓的那一刻整个人似乎僵硬了一样,周有些脸色发白,微微的咬着嘴唇。

握手时大仓明显感觉得到安田在微微颤抖,他知道安田在紧张,大仓在猜安田在紧张,大概在紧张自己会不会报复他吧,毕竟自己被他那么毫不留情面的甩了。大仓在心里苦笑,安田对自己大概只剩愧疚。

交谈开始,大仓助理律师进来开始进会谈记录,

【可以跟我说一下事情大致的经过吗?任何细节都要告诉我】

【好的,估计事情之前涉谷也跟你说过了,被抄袭的这个设计作品是我在大学的作品,应该很久之前搬家就弄丢了原始手稿,所以在两三年前我又重新画了一张原稿,但在离开上一家公司的时候这张原稿应该是被拿了,但是自己没发现,后来我再次画出了这张稿,却那么巧给来我公司看设计的客户看中,所以他们家的新房子按照这个设计去做,然而一个月前,发现这个作品拿了设计师新人奖,但参赛的人是我之前离开的那家公司的设计师,我后来去找公司的人理论却被他们赶出来了,我之前去咨询过其他律师,他们认为我没办法证明这张手稿是我的,所以官司很可能会输,后来subaru来告诉我有一个律师能帮我打这场官司,但是没想到是你】

【嗯,像安田先生这种情况的确是很难证明那份设计是属于你的,有去申请做鉴定吗?】

【申请过,但是我的手稿画的时间比他晚,最原始的那份手稿已经被我弄丢了,所以没办法】

【好的,我能看看那张手稿吗?】

【好的】

安田将自己的那份手稿递给大仓,跟大仓想的一样,那份设计他大概是安田的这份设计的第二个参与者,这份设计图,他一直都知道,也看过很多遍,当初安田说这是他们以后的房子,然而还没能够将房子建起来,他们已经分手,自己也去了英国,现在安田将这份设计再次放在自己的眼前,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没想到还会有再见到它的一天,但是已经物是人非,而且安田也已经将这个设计卖给其他人了,这个设计大概对安田而言只是一份工作资料而已。

大仓将手稿递回给安田,【好的,安田先生,我已经很清楚这个案子发生的经过,我必须告诉你,我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可能跟之前其他律师对你的案子的看法一样,这个案子是有点难打的,赢面也不是特别大,如果你就坚持要打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打,如果你相信我们事务所的话,可以选择签约,或者你也可以再考虑一下是不是启用我们事务所】

【是现在可以签约吗?】,

安田的问题让大仓有些意外,

【是的,你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吗?】

【不需要了,准备合约吧】安田非常坚定的说

【好】,大仓让助手去起草合同,只有两个人的空间很煎熬,一直沉默无语让空气变得很尴尬,最先开口的还是安田,

【o o kura...さん是什么时候回国的啊,都没有听说yokocho他们说过】,

大仓知道安田开口是想叫【okura】,这个属于他们之间亲密的昵称,然而现在已经没有立场这样叫了,不管是大仓还是安田

【今年的3月,回来差不多半年这样吧】

【改天叫大家一起出来喝酒吧,大家都很久不见了,大家都很想你】

大仓很想问,【大家也包括你吗?】,然而他不能问,他也没有立场问,问前男友想不想自己,想想也觉得讽刺,要是想念自己的话怎么会变成前男友。

大仓还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助手刚好拿着合同进来给安田签,安田没有看任何条款直接签下了合同,还站起来跟大仓握手,说【多多指教】,大仓想提醒他要注意条款,然而还没来得及说,安田就签好合同了。

等安田走后,大仓望着安田的签的那份合同发呆了很久,没想到他不仅回国没多久就遇到自己的前男友,还成为前男友的代理律师,难道他们之间他们之间还能再有什么,还是上天想给他一个彻底完结这段感情断了自己念想的机会

大仓在跟安田会面的当天晚上就接到来自涉谷的电话,

【安田的案子怎样?难大吗?】

【难,详细我都跟当事人说了,有问题可以问他,如果想八卦,那就恕我不奉陪】

【八卦就算了,你自己憋死,我会比较开心,hina说要约你聚一下,然后麻烦你把你的line给我们,拉你进群,你这个没爱的人,去英国无影无踪,就留个电话而已】

【嗯嗯,发给你,到时候约好时间跟我说吧,我有两三个案子要结案了,比较有空了】

【好,安田的案子就拜托你了】

【我尽力】

挂掉了涉谷的电话,大仓也一点都看不进文件,回日本之后,到了这天终于有一种真的回了国的实感,在异国的没有熟悉的朋友,也没有那个人,那个不管怎样都在自己心里扎根的人。

说不想念都是假的,怎么可能不想,想说自己没事,但是根本就不可能会没事,对于自己那么深切喜欢的人,怎么可能放下,怎么可能说不喜欢,分手不是终点,不是喜欢的终点,感情还在继续,这样才是最痛苦的,阻止不了喜欢,阻止不了自己在一直想他,阻止不了所有的伤心和不甘心,虽然日子在继续,但是那种心里缺了一块的空虚感从来没有消失过,不管在做什么,可能忙的时候还能忘记这一切,当一个人的时候静下来的时候,那种感觉会变得特别深刻,完全没办法抵挡的痛苦跟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不能跟自己继续走下去,虽然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其实不过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已,一旦回到这件事上根本过不去那个坎,就像一个无限的恶性循环一样,根本没办法抵抗,这种分手后遗症从来没有消失过。

大概这次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自己能够彻底的放下一切,彻底的结束掉这段感情跟所有的痛苦,给自己走出这个无限恶性循环的缺口。

TBC     

关于法律部分是我乱写,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再删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