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仓安】请成为我的恋人

渣文笔
角色ooc,he
慎入!


不知道是第几次安田的朋友打电话给大仓,说安田喝醉了,让大仓去接他。虽然大仓已经睡了,但还是认命爬起来去接那个醉猫。
安田与大仓是在大学的社团认识的,发现大家很合得来,所以干脆一起合租,住在一起都已经有三年了。
大仓自从安田住在一起,每天都会去超市买菜,然后赶回家做饭,完全跟有女朋友的人一样,大仓就这样被人贴上有主的标签,三年以来完全没有桃花运。
大仓到达居酒屋时,安田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隔壁喝着酒的的是丸山跟锦户、涉谷,三个人一看到大仓进门就拼命招手,大仓一脸嫌弃地走过去拉起安田,拍了拍他的脸,结果安田只是迷迷糊糊地回应了一句【okura,你回来了啊,真晚】
气得大仓想立刻把他扔在地上,到底谁才是那么晚不回家的人。
大仓从钱包里抽出三千円给了丸山,然后拿起安田的包,扛着安田走了,走前还警告丸山,下次要再让安田喝那么醉,就再也不让丸山去他家吃饭,这对吃货丸山隆平来说绝对相当大的打击,毕竟在东京这个大城市不用给钱就能吃到可以媲美高级餐厅的饭菜就只要大仓跟安田家有,做的人还是大仓。
幸好居酒屋离家不远,不然即使安田再轻也没有办法能把他给带回家,虽然大仓很嫌弃安田喝这么醉,但还是给他换衣服还给他敷热毛巾。
照顾完醉鬼已经凌晨2点,躺在床上的大仓看着窗外,忍不住发了一条推特【今晚的月色真美】
第二天,大仓准备好醒酒药和早餐还有便当放在餐桌上还担心安田看不见在冰箱上留了言还发了line提醒安田,才出门去大学,现在大仓一边在大学继续进修一边做导师,而安田则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
大仓早上一直在实验室忙,到中午休息才拿出手机看一下,才发现安田发了line给他【谢谢醒酒药还有早餐,昨天晚上麻烦你了,今晚回去给你带豆大福(爱心)】
看完line的大仓心情很好哼着曲子在吃便当,隔壁的横山看到便说【心情那么好,发生了什么好事】
大仓说【没有什么,就是今晚有好吃的豆大福吃而已】
大仓后来在发了一条推说【最喜欢豆大福了】
大仓从超市出来准备回家的时候想起来安田喜欢吃的布丁吃完了,然后又向家反方向的甜品店走去,买完布丁顺便买了一个甜甜圈,才回家。
回到家安田还没有回来,大仓开始着手做饭,大仓把咖喱做好,就开始炸鸡块,正在忙着的时候,安田带着豆大福回来了。
【今晚吃什么啊】
【咖喱还有炸鸡块,换好衣服就能吃了】
【哇,都是我喜欢吃的,如果我是女生的话一定嫁给你】
【我才不要娶你这个麻烦鬼,快点去换衣服】
【はい、はい】
吃完晚饭,大仓把布丁跟甜甜圈拿出来,还泡了咖啡,刚吃饱的安田大喊【哇,好过分啊,为什么不早说还有布丁跟甜甜圈,吃不下了】
【那没办法啦,谁让你吃那么多咖喱】
大仓打开电视调到综艺节目,一边喝茶吃豆大福,一边看节目,隔壁安田就在一边刷手机看邮件,时不时看看电视跟着大仓笑。
大仓临睡前发了一条推特【其实也不麻烦】
大仓要去出差几天,安田的吃饭问题是最让他担心的问题,会不会按时吃饭,是不是吃的很随便,大仓觉得自己就像老妈子一样,出门担心自己孩子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全部的菜做好之后放在冰箱,又给丸山打电话让他好好监督安田吃饭,丸山在电话里面吐槽大仓像个老妈子一样,大仓立刻威胁说不让丸山上他家吃饭,丸山怒吼说【我明明快两个月没去你家吃饭】
【那你接下来天天来我家吃饭就好了】,虽然麻烦但是大仓还是准备两个人的份。
准备好了一切,大仓才安安心心出门。
其实也只是安心半天,一到会议休息时间就给安田发 line,安田不回就给丸山发,连丸山也不想理他,只给他发了一个不耐烦的表情。连旁边的横山前辈也看不过眼说【别盯女朋友,盯得那么近,给点空间给人家】
【我只是关心我室友而已】大仓默默地说
【室友?你这个反应明明就是离开半天就得相思病的男朋友的表现,是个可爱的女室友吗】
【没有,男的,是一个让人放不下心的人】
【我看不是放不下心,是丢了心吧,那么紧张,还没表白吗?】
【没有,不如说根本不敢破坏现在的关系】
【那你就要这样一直装傻?】
大仓不知道该说什么,被说中了根本没有办法回嘴,自以为自己掩饰很好的感情其实只是自欺欺人,旁观者一看就知道,只有当局者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被横山说中心事的大仓一整天都心不在焉,大仓没有勇气去破坏这段关系,他根本没办法知道安田是不是有着同样的感觉,如果不是,表白就会让大仓失去站在安田身边的资格,但是如果就这样维持现状其实自己也是心有不甘。
大仓决定趁出差这几天的时间好好想清楚自己跟安田的关系该何去何从,手机关了机,因为如果手机不关机自己一定忍不住去联系安田的。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安田,突然联系不上大仓简直快吓疯了,第一天没联系上,以为只是工作忙,晚上回到酒店就会联系自己,然而一直到第二天都没有联系,到了第三天安田实在是害怕,大仓从来曾会那么久没有联系过安田,发line不回,电话关机,推特动态也没更新过。
安田觉得自己在不停地胡思乱想,担心大仓是不是发生意外,跑去大学去要大仓的教授的联系电话,却被告知教授的电话属于个人隐私不能告知,安田快急疯了,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失去一个人。
安田一个人坐在大学的花园里才发现大仓一直在自己的身边,没了他那种几乎是失去世界的感觉,那种不安与恐惧一直挥之不去,安田才发现自己对大仓的感情是如此深厚,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他,安田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大仓的感情,如果让他找到大仓,他一定要紧紧抓住大仓的手不放。
安田一脸深仇大恨的样子一直在大仓的大学实验室蹲守,打算在等他回来,实验室的人还以为大仓欠安田的钱,安田跑到实验室追债,吓得实验室里面的村上赶紧打电话给横山,向横山询问大仓是不是欠了谁的钱,横山也是一阵紧张,赶紧找来了大仓接电话,大仓一脸懵逼强调自己没欠人钱,就让村上把电话给安田,看看到底是谁找他。
安田听到村上让自己听电话,说是大仓的电话,赶紧跑过去拿过电话,
【もしもし,是okura吗我是安田】安田忍不住哭腔
【yasu?】
听到是大仓的声音,安田忍不住哭出来,一直在骂【你到底在干嘛,line不回,电话不接,我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也不告诉我你住在那家酒店,我还以为你出事了,你是要吓死我吗!】
【对不起,我只是有一些事没想通而已,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接电话的】
【不管发生什么,不要让我找不到你,我怕,我怕失去你,我不能失去你,我喜欢你】
大仓被安田这记直球给震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在纠结的事,却被安田一句话给解开了这个结
大仓现在只想立刻回去东京,回到安田的身边抱他,然而他暂时还不能回去,但在电话里面对安田说
【我喜欢你,请成为我的恋人】


后记
涉谷,丸山和锦户还有横山喝酒一起喝酒
涉谷【大仓真厉害忍了3年都没有开口】
丸山【就是,我认识涉谷一个月就表白了,都不知道怎么能拖这么久,还是由安田先表白】
涉谷【没事,这里还有个更厉害的,忍了十几年都没开口的】
锦户【估计这个人能忍一辈子】
涉谷,丸山和锦户一起看着横山
横山【????】






给自己的生贺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