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红担8团绿担,eighter,arashian,担磁石仓安,偶尔写写文,只写清水,能力低下,懒癌晚期

【仓安】さよなら 愛してる

BE吧,虽然我觉得不是虐的那种

本文跟现实 一 点 关 系 都 没 有!

“哔---”心跳检测仪最终还是化为了一条横线,医生只能对安田说:“很遗憾,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顺变。”

安田什么都听不见,耳朵好像真空一样,头脑一片空白,好像在水里一样,

只能看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大仓,还有旁边在哭泣的横山跟村上,

离开了,真的就这样离开了,还是阻止不了,最后死神还是带走了大仓。

安田整个人像抽空了一样,离开了病房,木然地坐在了医院花园的凳子上发呆。

安田需要时间,需要时间去消化大仓已经离开他这个事实。

其实知道大仓得病已经有5年的时间,安田其实已经接受大仓会离开他的事实,但是真的发生了,安田却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好像窒息一样。

不知道在花园里面坐了多久,手机响了,横山说:"yasu,本来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这些的,但是大仓的身后事也要准备一下了。”

安田慢慢走回病房,医生告诉他大仓已经被带去了太平间,安田一步一步地走在去太平间的路上,似乎这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晚上,安田为大仓守灵,葬礼的事由横山跟村上来安排,两个都是如此可靠的哥哥,对于这时候的安田来说真的是莫大的帮助。

安田看着大仓的脸,他仿佛只是睡着,很安然地躺在那里,仿佛下一刻就会醒来,笑着说:“yasu,你怎么这么严肃啊,笑一下啊。”

 

安田跟大仓的相遇其实并没有很特别,两个人在大学的社团聚会上相遇,两个人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社团,两个社团一起联谊的时候,

两个人都觉得这种很明显就是为了撮合情侣的聚会很无聊而相约离开就认识了彼此。在其他不同场合下又见到了对方好几次,之后也交换了联系方式。

后来相处久了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一起走过了大学时代纯真,一起经历找工作的的痛苦,一起面对双方家长的反对,就这样一起走过了各种风风雨雨。

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开对方的手,两个人都是不是那种很任性的人,也愿意为了活着做各种妥协,唯独这段感情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手,在一起十几年,

却不得不面对最后的生离死别。

 

其实大仓早就给安田打预防针了,从知道自己得病一开始。

大仓参加公司的体检时医生检查出来胃似乎有异常,建议做进一步地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发现是胃癌二期。

这个打击很突然,虽然平时工作忙,饮食不正常又经常熬夜,但大仓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么严重的病,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仓虽然害怕安田担心,但是他必须把这个结果告诉安田,当初在一起的时候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们都会一起面对。

从医院回到家,大仓先把饭做好了,先把体检报告跟自己的病理报告放在桌子上,等安田回家。

安田回来了的时候,看到一桌子的菜还以为大仓是为了自己的体检报告没有问题而准备的。

然而,大仓很严肃地告诉安田:“我得病了,胃癌二期。可能很快会进医院开始治疗。”

安田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像是一个玩笑,但是安田的理智告诉他,这不是,这是一个事实,大仓或许在不久之后就会离开,这是一个事实。

大仓突然抱住安田说:“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对不起了,我要先你一步离开这个世界。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我不是故意想要这样做的,对不起。”

安田哭了,他不想哭,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没有办法,大概就跟他没有办法阻止大仓得病一样。

大仓松开安田,从口袋里拿出戒指,半跪在安田面前:“你愿意跟我结婚吗?今天我从医院出来就去买了这个戒指,虽然现在好像不是求婚的好时候,但是还是请你跟我结婚,成为我法律上合法的伴侣。”

安田笑着答应了,不管发生什么眼前这一刻才是最重要的。

安田跟公司请好了假,大仓也在公司办好了离职,两个人就飞去了荷兰。

在荷兰,两个人只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婚礼,没有请任何亲人跟朋友,只有他们跟神父,

神父问:“大仓先生,你是否愿意依照神的教诲,无论健康或疾病,富贵或贫穷,都能爱他一生,尊敬他,抚慰他,支持他,在有限的生命里真心对他。”

“我愿意”

“安田先生,你是否愿意依照神的教诲,无论健康或疾病,富贵或贫穷,都能爱他一生,尊敬他,抚慰他,支持他,在有限的生命里真心对他。”

“我愿意”

最简单的结婚誓词,但也还是最真心的话。

 

从荷兰回来,大仓就进医院去接受治疗。

化疗真的很痛苦,化疗药让大仓经常呕吐,脱发,有时候还痛得大仓睡不着觉。

化疗让大仓迅速瘦下去,看着这样的大仓,安田很心疼,但是也没办法,有时候偷偷躲在医院花园里哭,哭完了,再上去病房。

化疗很快结束,医生说大仓的病情控制得很好,可以暂时出院,然后每个星期回来复诊一次。

结束化疗的大仓也回到家,家里有点乱,安田看到赶紧收拾一下,一边收拾一边说“对不起啊,你不在一段时间家里就乱成这样。”大仓从后面抱住安田:“没事,放着吧,等我来收拾就好,最近辛苦了。我都出院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最近一直奔波在公司跟医院的安田很少在家里待着,很多时候都是下了班去医院照顾大仓,有时候从医院出来就跑回公司加班,回到家也是倒头就睡,就有休息日会收拾一下,洗洗衣服。大仓一直知道安田真的很辛苦,却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减轻他的辛苦,只能经常跟安田说自己在医院很好有很多人照顾,但是这也并不能让安田放下心来,还是一直往医院跑,有时看着安田身上有些褶皱的衬衫,这能在深夜的时候偷偷哭,他不可以让自己露出不安的情绪,这会吓到安田,他不想让安田受任何的伤害,他想活下去,跟安田在一起走更长的路。

 

癌细胞扩散得很快,很快大仓只能再进医院,这次医院建议大仓做手术,做胃部切除手术,大仓同意,只要能活下去,怎样的治疗他都愿意。

动完手术的大仓恢复的挺好的,医生也认为大仓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可以出院,只需要按时复诊检查就可以了。

为了庆祝大仓痊愈,大仓跟安田两个人飞去了冲绳旅行,因为安田喜欢潜水,虽然不怎么喜欢海边的大仓也陪着安田去冲绳玩。大仓觉得生命无常,能够在一起的时间一定要好好珍惜,没有人能保证一定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距离大仓的手术已经过去三年,大仓已经回归到正常的生活,工作,大仓跟安田的生活也很好,两个人经常出去旅行,拍很多很多的照片,两个人的sns也经常秀恩爱,朋友经常说没眼看,大概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因为不知道能够陪伴对方多长时间,所以一定要留下更多两个人在一起的回忆,即使对方不在回忆也能成为支撑另一半活下去的力量。

生命无常,大仓最近的体检的报告又发现异常,只能马上入院检查,大仓又被医生告知自己的癌症复发,并且这次扩散到了淋巴,需要马上入院做化疗。

痛苦又再一次发生,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让安田痛苦不已,为什么无论如何都不放过大仓,一次又一次的让他那么辛苦,虽然大仓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露出过任何痛苦的表情,但他知道他有多辛苦,不,其实他不知道,究竟在大仓的身上的病魔到底让大仓痛苦到什么程度,毕竟不是发生在他身上,他没有办法感同身受。他只能陪着大仓,即使大仓再痛苦,他也无能为力。他讨厌自己无能为力,讨厌只能在医院才能看到大仓,讨厌各种抗癌药让大仓那么痛苦难受,但是他也感谢上天,起码这一刻大仓还活着,起码还能活着。

抗癌的治疗持续了整整一年,医生偷偷找来了安田,大仓可能还是活不久,化疗已经那么多了,但还是阻止不了癌细胞的扩散,这样的没有希望的治疗只会让大仓更辛苦而没有效果,建议出院。

安田知道这就等于叫大仓在家等死,他不想,他只想大仓康复,活更长更长的时间。但是看着大仓那么痛苦的化疗,他也不想让大仓再继续了。安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他决定,将选择权交给大仓,由他来决定,不管大仓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他,毕竟大仓的生命还是交给他自己决定,不管发生什么安田都决定好好面对。

 

大仓决定出院,其实在没听到安田说之前,他也隐隐感觉到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他想他要跟安田好好告别,即使在他离开了,留下来安田也可以活得很好。

大仓跟安田约定好了要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过,每一天临睡前都一定要好好说一句再见还有我爱你,因为也不敢保证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两个人在一起幸福地度过三个月,但是还是阻止不了死神带走大仓的脚步,大仓突然倒下,被紧急送进医院,在手术前,医生拦着安田说让他请亲属过来签名,安田说:“我是他的合法伴侣,我跟他的婚姻是有法律效力的,所以我可以签名。”

手术急救成功,但是安田真的感到时间快到了,大概告别的时候真的到了。

 

大仓的葬礼顺利举行,安田最后还是亲自安排大仓的葬礼,这是他对大仓最好的告别。

守灵结束后,安田回到两个人的家,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呆呆坐在沙发上。突然手机响了,打电话的是横山,横山是大仓的表哥也是一名律师,他说大仓在生前留下了遗嘱,虽然他会在葬礼结束后宣读遗嘱,但是还是希望安田能先看一下遗嘱的内容,在大仓电脑上有一份草稿。

安田打开电脑发现了桌面上的写着遗嘱的文件夹,便打开来看,除了一份word文档以外的文件,还有一段视频,打开来看,是大仓自己录的一段视频:

“对不起,yasu,打开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了,真不想让你看这个视频,你没看证明我还在,但是我阻止不了,我努力过了,你也努力过了,所以我们没有什么遗憾不是吗?我知道以后很长的时间你会很伤心,叫你不要伤心什么的根本就是不可能,但是还是想说你不要伤心,我这一辈子遇上你,跟你在一起十几年已经很幸福了,我们之间经历过的一切都让我不后悔曾经活过,我总会死的,不过就是早了一点,接下来请你带着我的份一起好好活着,去吃好吃的,去看看世界,等你也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告诉我世界有多美有多好,如果再遇上了个好的人,也跟他好好幸福在一起,我不会怪你,可能就有点小吃醋。一定要善待自己,不要让自己受任何委屈。对不起,要先说再见,我爱你。”

看完视频安田放声大哭,在没有大仓的房子里,哭声显得比平时都大声。

在葬礼上,安田一滴眼泪都没有留,大概他能哭的已经哭完了,他想做的就是跟大仓好好说一声再见。

葬礼上,各个亲朋好友致辞,平时一直来往的涉谷,丸山,锦户,大仓的表哥横山,安田的表哥村上都一一致辞,最后轮到安田,安田面对着大家:“我想大仓是一个怎样的人,前面那么多的人都好好介绍过了,我也没什么要介绍的。我是除了大仓父母以外对大仓最熟悉的人,我跟他在一起生活十几年,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在他的葬礼上我该说些什么,大仓真的很爱我,他连在葬礼上给我一个合法的身份这一点都考虑到了,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带着他的份,在座的每一位都是大仓爱的人,希望你们也能好好地生活,带着大仓的份。”

 

安田将大仓的一部分骨灰做成了一枚钻石戒指戴在无名指上,将他跟大仓的结婚戒指串成项链戴在脖子上,他想让大仓每时每刻都陪在自己的身边。大仓的遗嘱把一部分的存款给了自己的父母,把房子跟剩下的存款都留给安田,因为大仓生前是一个律师,所以只要不是很挥霍的话,安田的下半辈子也不用怎样担忧。

安田在大仓的葬礼后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去考了护士资格证,然后去了一家有临终关怀的医院里面工作,他想至少能给快要离开的人带去一些温暖,给留下来的人带来一些勇气,面对生活的勇气。安田每年都会出国一次,他要用自己的双眼代替大仓去看看这个世界,也助养了一些孤儿,甚至还参加过灾难救援,安田尽全力好好地活着,他想要实现跟大仓的约定,将来去见大仓的时候能够告诉大仓这个世界有多美有多好。

 

END


评论
热度 ( 14 )

© 最喜欢okura的金发 | Powered by LOFTER